当前,在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的战略性工作部署下,“创新”成为大家积极讨论的热词。

我们为什么强调创新社会的建立?创新的真相是什么?品牌对于企业和创新有何价值?

在3月28日首届湾区科技品牌创变大会的创新主题演讲中,南方科技大学创新创业学院院长刘科院士,对这些问题做出解答。

 

嘉宾介绍

/ 刘科 /

澳大利亚国家工程院外籍院士,现任南方科技大学创新创业学院院长、清洁能源研究院院长及化学系讲席教授;并任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常务理事、副主任及深圳分会会长、欧美同学会2005委员会常务理事及粤港分会会长、卡内基-清华中心理事;曾任通用电气全球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家、加州理工能源中心董事。2006年获全美绿宝石特别科学奖,2013年获国际匹兹堡煤炭转化创新年度奖。刘科院士多年来关注创知、创新、创业的研究与实践,他从硅谷创新文化的启示出发,与我们分享了持续性创新的思维与方法。

 


演讲实录

硅谷的创新文化对提高中国企业创新能力的启示

01 当我们谈“创新”时,我们在谈什么?

 

感谢大会的邀请,也感谢主持人还有李总的热情洋溢的介绍。我今天跟各位企业家分享一下硅谷的创新文化,对提高我们创新能力的启示。

首先,为什么大家现在开始都在提创新?因为最近创新变成一个热词,你们注意关注前一段中央全会在开,人民日报也发表社论,说我们互联网的企业不要光关注着做点游戏,或者是老百姓的几捆菜,要关注解决卡脖子的技术,希望投入到高科技的科研里边。

为什么创新变成这么一个热词?其实经济的竞争力,任何一个国家和企业的竞争力,说穿了无非两点,第一点,我干的性价比比你好,我干的比你便宜。第二点,我干你不能干的事,即创新。中国经济改革开放40年来,前40年我们主要靠第一点获胜,包括深圳,因为我们的东西性价比在全世界最好,谁都没法在性价比上跟我们竞争。但是随着改革开放40年,随着我们成本趋势的增加,第一点竞争越来越难。

我做了个调查,发现在2016年的时候,北上广深这些地方跟美国相比,美国的电价是我们的1/3~1/2,它的土地价格也是我们几分之一,它的石油、天然气、煤炭、大豆、棉花、玉米、铁矿石,包括高端的人才都比我们便宜。

今天我们南科大要引进一个高端的人才,假如我要保证他的税后收入,和美国一样,我的成本会高,因为我们的税是45%,美国是28%,什么意思呢?发展40年以后,我们再靠第一条竞争已经没有优势了。实际上在城市,当华为这么大的企业都觉得它的房价太高,不得不搬到松山湖的时候,其他的一些中小企业成本优势就越来越没有了。

那么当你没有成本优势时靠什么竞争?只能靠第二条,干别人不能干的事,就是创新。

所以今天大家提创新,不是说今天哪个领导人突然想到一句“口号”。历史发展到今天,如果我们没法提高我们的创新能力,我们就没有竞争力了。当然这就是我们的成本优势正在不断的消失,因此我们不创新,在国际上就会失去竞争优势。所以国内外的形势都在呼唤创新社会的建设。

 

02 问对问题是成功的一半

 

我记得我刚去美国的时候,我的导师是一个犹太人,30多年前,他给我说了一句话,他说:刘科,to ask the right question is half to success,问对问题是成功的一半。

那么我们要创新,我们就先问这个问题:今天我们的创新做得怎么样呢?

我们中国人很聪明,我们占到全人类的1/4。而且我到现在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找不到另外一群人比中国的企业家更聪明更勤劳的,尤其是更勤劳。中华民族这么聪明这么勤劳,那么按统计规律,这个世界1/4的创新应该至少是我们做的,但是事实上今天我们并没有做到。今天你手里用的东西、能看到的东西,电灯、电话、电视、手机、汽车、飞机、火车、轮船、电灯泡、电风扇。你家里能想到的200种东西,几乎没有我们发明的。我们原始发明的唯有一个牙刷是中国人最早发明的。

我们经常引以自豪的是四大发明,我们1000多年发明的火药,去放烟花爆竹,但是枪却是西方人发明的。记住枪的发明是划时代的,如果枪是中国人发明的,历史就会改写,就不会有八国联军把圆明园烧了,把我们的很多东西抢去。

为什么火药是我们发明的,枪不是中国人发明的?但是这么重要的问题,我发现所有的科技史专家和我们没有人问。

今天我们要搞创新,我们必须思考这些事情,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但是你只有把这些问题问对了,大家不断去探索,才能把中国人的这种创新能力调动起来。

那么我相信,随着改革开放40年的思想解放运动,尤其是互联网让今天的信息变得完全流畅,中国人的创新能力现在在深圳已经开始体现出来,而且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十年会迎来中国创新的时代。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今后的创新力中,会有中国的一席之地。

 

03 人类社会是在创知、创新、创业的过程中循环发展的

 

我们南科大的口号,叫创知创新创业。

什么叫创知?创知英文叫create knowledge,产生知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一旦写成文章,没有知识产权可以变成人类共有的知识。什么叫创新?刚才我在讲了,就是做别人做不到的事。今天我们是科创大会,科技界的创新定义是什么?叫做Innovation,就是turning knowledge to technology,把知识转化为有用的技术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知识产权保护至关重要。所以,我们一方面要解决卡脖子技术,一方面引进人才的时候就不能光是写文章的人,因为卡脖子的技术它是不会发表的。

那么什么叫创新?Turning knowledge To technology把知识转化为技术。

什么叫创业?把技术转化为产品和财富。人类社会赚了钱以后再投入创知,基础研究创新,我们叫工业研究。人类社会就是在创知创新创业的过程中,循环发展的,这也是为什么南科大我们提出口号叫“创知、创新、创业”。

 

04 真正衡量中国世界实力的不是GDP,而是品牌

 

我经常在讲真正衡量中国能不能成为世界最领先的不是GDP,因为GDP没什么意义。

假如一个市委书记到一个城市来,我啥也不干,把房价炒一倍,你的GDP翻了一倍,其实你啥也没干。真正衡量中国能否走向世界的是今后我们能不能有中国的英特尔,能不能够产生中国的波音。英特尔和波音都是品牌,所以我们需要中国品牌。我们自己一定要做出这种全世界有品牌的东西,那一天才是中国人真正扬眉吐气的时候。

而且我相信中国GDP超过美国那只是时间问题,毫无疑问我们的人口基数在这放着,但是是不是我们将来全世界除过波音和空客以外,第三家最大的飞机公司是中国的,除了英特尔以外,第二家或者今后最好的芯片公司是中国的?这才是硬实力,这才是卡脖子的技术。

所以这一块我们也得鼓足干劲,穷起直追。

 

05 如何激发组织内创新:Try the error

 

因为我个人的背景,很多民营企业家老板请我去给他们公司里做顾问,我经常去观察,我发现:

很多情况下,大家公司高层在开会,一屋子可能黑压压的坐几十个人,观察每个人的发言,会发现其中有一大部分今天坐在这看起来是开会,是在解决问题,但是实际上他心里面真正想的是猜老大想听啥,不是真正解决问题,他是想说老大想听的话。

如果一个组织都是这样,你的创新能力就上不来,一个组织1万个人,如果只有一个脑袋在动,你的创新能力绝对超比不过1万个脑袋都在动的人。我花钱雇了你们这批聪明的人,是要让你们告诉我来做什么,不是我告诉你们做什么,一个组织只有每一个脑袋都动起来了,这种创新能力才能够激发起来。

假如你回到100多年前,你愿意让你的儿子成为第一个发明飞机的人吗?

第一个飞的人都是一种偏执的人,因为什么?飞不好了你就摔死了。第一次试飞成功了,人类就改变了历史,创新就是要这批人来做。你看世界上真正最后颠覆式创新的都是这种性格的人。如果99%的人都支持的,往往不是创新,大家都支持的,大家都知道了,往往创新是1%能顶着99%的压力把事做成的人,这个才能做创新的。你要不容忍失败,就很难鼓励创新。因为你要创新的人他肯定会试错。

创新就是一个试错,try the error。因为人人都知道怎么做的时候,这个就不叫创新了。

 

06 硅谷的价值观与文化

硅谷的价值观与文化对我们加快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有一点我想跟大家指出,硅谷不等于美国,为什么?因为整个全美国亚裔平均占3%,但是在硅谷1/3是亚裔,其中大部分是中国人。所以硅谷的文化跟美国其他地方的文化完全是不一样的,它是一个全世界最聪明的一批脑袋,集中在一起。从第一天开始,都希望改变世界的一批人所产生的。

在谈到硅谷的文化的时候,叛逆精神,多元文化,拒绝平庸是很重要的三点。

 

●叛逆精神

硅谷曾有一名企业家叫沙可利博士,他是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也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但也是一个平庸的管理者。

沙可利博士带领八个人创立了从事半导体的Fairchild Semiconductor公司。由于缺乏共识,这个八个人“叛逃”,在硅谷创立自己的公司。这八个人里有两个叫戈登·摩尔和罗伯特·诺伊斯,他们是英特尔的创始人。后来,Fairchild 又先后分化出92家公司,30多家上市,2万多亿美元的市值。

硅谷就是在对权威的叛逆中产生的。

 

●多元文化

全美亚裔人口约占近3%,但在硅谷有33%人是亚洲人,苹果总部的所在地库帕带诺市亚裔占到了66%,即便是硅谷地区的白人,主要也不是本地人,有大量的犹太裔、东欧、俄罗斯及拉美裔和非洲裔,硅谷现有8000家电子、通讯及软件公司中,约有2000多家由华人工程师执掌业务要津,而华人员工的总人数已达2万之多。

特殊的人口结构,是硅谷多元化的根基。

 

●拒绝平庸

高昂的生活成本,留下的都是优秀的人才。和一批想改变世界的人在一起,想平庸都成了一件难事。硅谷的技术属于全人类,硅谷的文化也属于全球。

 

除此之外,硅谷公司的生产机构是开放型的,硅谷人才流动频繁,跳槽的情况常有发生;加州法律环境较为宽松,鼓励人才流动,使跳槽变得容易。

另外硅谷风投家青睐失败过三次的创业者,硅谷人容忍失败。除了鼓励人才流动,容忍失败,硅谷人还不迷信权威,这成就了硅谷的人才;硅谷采取扁平化管理,这成就硅谷的公司;硅谷有改变世界的情怀,这影响了人们的生活。

 

07 硅谷的创新文化的科学基础

 

很多创新文化看似抽象,它有很深的科学道理在后边。硅谷的价值观和公司文化,都是建立在“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的科学基础上。

可以说,硅谷成功最根本的原因,也是基于这些科学基础。

 

●控制论

任何系统在外界的刺激下必然会作出反应,这个反应会反过来影响系统本身。为了维持系统的稳定,就需要把系统对刺激的反应反馈回系统,让系统产生自我调节的机制,不断的根据反馈来调节系统。

传统机械论思维的公司:在研发产品的时候,往往会严格按照流程闭门造车,希望产品上市的时候能够一飞冲天,改变世界。这样做的一个风险就是,产品可能并不适应市场需要,上市之后用户并不满意。

如果是理解了控制论的企业,他们在做创新产品的时候,就会特别的重视外界的反馈,通过不断的反馈修改,再反馈再修改,通过这种方法不断完善产品。硅谷的许多公司产品做得很快,甚至有些时候,产品原型还没出来就已经开始宣传,这种行事方式就来自于对控制论的深刻理解。

控制论其实是硅谷包容失败价值观的根基。包容失败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硅谷的人大度,而是因为失败过的人更容易成功。

 

●信息论

信息论的第二定律,简单说来就是传递信息的速率受限于带宽。在信息论第二定律提出之前,人们认为信息中的噪音是因为频率调的不够精确,但实际上噪音是因为带宽不够用。

一个公司的组织结构,决定了组织中沟通的带宽。传统公司采用的是金字塔的组织结构,企业顶层的决策一层层的向下传导,每个信息都要经过关键节点,也就是层层的领导,这样会让信息越来越弱,噪音越来越大。在信息论出现之前,人们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上下级反复的沟通确认,但实际情况证明,这种办法效果并不理想。

现在我们知道了信息论,想要消除噪音就要增加带宽,扁平化管理就是增加带宽的一种方法。扁平化管理把金字塔的组织结构变成了网状的组织结构,在这种结构下,公司不同部门之间有更多的通道进行信息传递,带宽增加了,信息的传输也就顺畅了。

信息论,是硅谷会采取扁平化管理的科学基础。

 

●系统论

信息任何封闭的系统都会朝着熵增的方向演化,也就说封闭系统会变得越来越混乱。想要给系统减熵是系统维持稳定,就需要从外部引入负熵。

如果我们把一个公司或者一个组织看作是一个系统,那么它就必须保持开放,否则就会面对熵增,变得越来越混乱。只有不断从周围进行信息交换的系统,才能维持自身的稳定。

硅谷地区多元文化和叛逆文化,背后的科学基础就是系统论。

 

08 创新社会是政、产、学、研的有机结合

最后我做个总结。

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不是光去赚世界的钱,你要带一些新的价值观,带新的理念过去。其实创新社会是政产学研的有机结合,而真正能够把政产学研连接到一起的是企业家,不是科学家。科学家是创制的主体,创新创业的主体是企业家,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科学家和具有科学素养的企业家,是我们培养下一代时需要培养的人。

科学家是创知的主体,企业家才是创新创业的主体。所以希望我们把这个概念搞清楚,也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因为企业家好了,这个世界就好了,就可以解决更多的就业,解决更多的税收,大湾区的创新才能够改变,也让我们的社会能够变成一个更加创新的社会。

谢谢大家。(全文完)

 


更多大会资讯请关注公众号【湾区科技品牌创变大会】